翻頁   夜間
博看小說網 > 鳳袍不加身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祈福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說網] http://www.mqiefi.tw/最快更新!無廣告!

    是日,淑妃便也是安排了早課,一早便是跟著諸位后妃們,便也是畢恭畢敬的站在大雄寶殿里。

    蕭清雅有孕在身,卻也是鮮少睡眠,加之本就是有所防備,罄芯跟著蕭清雅入夜便也是蓋著大氅和衣而臥。

    至于這袁芊素,卻是沒有那么好了,私以為蕭清雅不會知道,自己被褥濕了是自己所為,畢竟來祈福的人,又是不乏對蕭清雅有意見的女人,所以不會知道了自己所為。

    豈料,這結果,竟然是這般的后果,那濕漉漉的被褥,讓袁芊素根本就無法安寢。

    便也是只得手撫著額頭,趴在桌子上睡的,只不過片刻的腰酸背痛,讓袁芊素根本就不能安枕無憂,折騰了一宿到破曉時分,袁芊素才是安枕。

    也便是說了,在這大廳里,也便是袁芊素不在此處了,

    淑妃掃視著四周,卻也是不經意間的蹙了蹙眉頭,“你可是知會了所有的人?”

    大丫鬟點頭,“回娘娘,錦瑟昨個便也是來過,奴婢便也是親口囑托。”

    “錦瑟這丫頭,凡事也是細心,今個怎生的這般的懈怠?”

    淑妃眉頭緊鎖,且是不說了錦瑟,這袁芊素素來也是謹小慎微的,對于后宮的事情,從來不敢有絲毫的懈怠,怎么可能會疏忽懈怠。

    淑妃話說著,卻也是饒有心思的望著蕭清雅的方向,袁芊素冷不丁的改變初衷,這心思便也是不言自明,儼然是對付蕭清雅的。

    只不過,此刻蕭清雅卻是安然無恙,而這袁芊素……

    揮手打發著大丫鬟去尋了袁芊素,卻也是始終目不轉睛的盯著蕭清雅,卻是見著一臉漠然的模樣,倒也是沒有做任何事的心思。

    只不過,蕭清雅心中卻是得意,這袁芊素咎由自取,也算是自己給自己招惹了麻煩,本就是過了夜了,縱然是詢問提及又是如何,不過也是無疾而終罷了。

    也便是這般的心思,蕭清雅卻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站著。

    良久,這袁芊素則是一臉頹然的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尷尬的陪著不適,嘴里卻是尋著借口由頭,“許是進來阿哥活潑,又是換了地方,竟也是一夜的折騰。”

    袁芊素說著便是下意識的捂著自己的嘴,那倦怠的模樣,竟也是不言自明的。

    淑妃目不轉睛的盯著蕭清雅,心下卻也是耿耿于懷,內心卻也是些許的狐疑,眼前的這兩個女人,怕是私下發生了什么。

    不過既然是不說,淑妃便也是不再過問,只是如是的吩咐著,便也是靜坐著,為著龔閱祈福著。

    早課結束了之后,蕭清雅便是兀自的回到了廂房,將被褥曬了出去。

    袁芊素本就是被折騰了一晚,此刻也是腿軟背酸的,錦瑟更是費勁的將袁芊素攙扶了起來。

    袁芊素下意識的撫摸著雙腿,那酸澀的感覺,讓袁芊素根本就無法站立。

    淑妃則是目不轉睛的盯著袁芊素,良久淑妃便是上前攙扶著袁芊素,“妹妹身子不爽,便也是說了且是不用來,今日卻是非是執意。”

    淑妃說著,便也是下意識的拍打著袁芊素身上的塵土,那微微隆起的腹部,卻是格外的刺激著淑妃。

    “姐姐,不……”

    尷尬的袁芊素阻止著淑妃,怔然的模樣,讓淑妃納罕不已。

    良久,淑妃才是回過神來,尷尬的望著面前的袁芊素,“妹妹已經有四個月了吧。”

    袁芊素囁嚅了一下嘴唇,心下盤算了須臾,便是如是回應著,“再過幾天便是四個月了。”

    淑妃嘖嘖的贊許著,心下也是些許的酸澀,太多的事情,牽絆著淑妃,讓她跟著自己的皇兒,徹底的陰陽兩隔。

    她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是皇太后設計陷害,沒想到那致命一擊湯藥,不是安胎而是讓她徹底的失去了做母親的資格。

    淑妃苦笑著,心中的酸澀,也只有自己能夠明白。

    “可還是習慣?”

    淑妃的心中,也是窺探的出來,在這青龍寺,絕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不然蕭清雅跟著袁芊素決然不是這般的情況。

    袁芊素梨渦淺笑,心下也是滿腹狐疑,這淑妃跟著蕭晴雪之間素來關系不對,兩人為了皇后之位,也是明爭暗斗的。

    她自然是知道自己跟著蕭晴雪的關系,而自己也是清楚淑妃對蕭清雅也是有照拂,此番淑妃這般噓寒問暖,莫不是蕭清雅的緣故?

    滿腹狐疑的袁芊素,私下盤算著淑妃的心思,只是這波瀾不驚的面頰上,卻也是讓袁芊素窺探不出個中的端倪,也不過是輕描淡寫的回應著,“不過是一時罷了,想來偶爾的聽聽靡靡梵音倒也是不錯的。”

    袁芊素悠悠的說道,卻也是下意識的撫摸著腹部,故作姿態的刺激著淑妃。

    “也是,皇子聽著梵音倒也是不錯的。”

    淑妃嘴唇微微觸動著,須臾便是陪同著袁芊素朝著廂房的方向而去。

    “對了,本宮聽說……”

    淑妃輕啟朱唇,便也是說著捕風捉影的事情,只是做賊心虛的袁芊素卻是忙不迭的解釋著,“娘娘,昨日的事情,并不是嬪妾的過錯,本是以為便也是住了西廂,卻也是在不小心的功夫,將這被褥打濕。”

    袁芊素做賊心虛的解釋著,為自己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行為辯解著,只不過越是辯解,越是讓人懷疑,此番連同淑妃都知道了,這袁芊素有心的將蕭清雅的被褥弄濕了。

    只不過,這個中的結果,竟然是這般的情況,倒也是讓淑妃始料未及的。

    卻是見著淑妃安撫著袁芊素,攙扶著袁芊素回到了廂房,這個中的結果便也是不言自明,卻是見那被褥此番卻也是潮濕。

    淑妃苦笑著,這蕭清雅倒也是毒辣,竟然是這般的對付袁芊素。

    不過,袁芊素也算是咎由自取了,這蕭清雅本就是一個睚眥必報的女人。

    “你且是尋了方丈,便也是尋了兩床被子來。”

    溫潤的女人,唇紅齒白,一張一合,便也是輕描淡寫的吩咐了大丫鬟,解決了袁芊素的燃眉之急。

    而這淑妃的真正心思,并不在此。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90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