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博看小說網 > 名門掠婚:顧少,你夠了 > 第2097章歐陽楚番外88隨便詐詐第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說網] http://www.mqiefi.tw/最快更新!無廣告!

    o,名門掠婚顧少,你夠了

    當啷一聲。 ̄︶︺?sんц?浼鐨?鱭d??c?瀆??つ.%.co

    許醉凝一低頭就看見一條璀璨的鉆石項鏈,從自己的書包里滾了出來。

    郭玉婷盯著那條項鏈,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這這是我的項鏈”

    郭玉婷陡然提高了一個八度,概括周圍的喧鬧聲不在話下。

    于是眾人紛紛扭頭。

    這時候郭玉婷已經將項鏈撿了起來,嘴唇微微顫抖著,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許醉凝。

    “醉凝你為什么要要偷走我的項鏈”

    許醉凝低頭看到那條項鏈的時候,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她看著自己的書包,又抬頭看了看還紅著眼眶的郭玉婷,并沒有馬上為自己辯解。s3();

    而她的沉默被理解成了做賊心虛。

    于是郭玉婷身邊一個nv孩子猛的站了出來,滿臉憤恨極其正義的嚷著。

    “許醉凝,你竟然偷同班同學的東西,是不是也太過分了一點。”

    陡然增大的聲音,讓只是在包圍圈外的人也忍不住伸頭向里看。

    郭玉婷卻堅定的搖了搖頭,淚光閃閃故作慌張的回答。

    “夏夏,我相信許醉凝一定不是這樣的人,這其中一定是有誤會的”

    聲音越說越小,好像自己也不相信似的。

    “這還能有什么誤會”林初夏冷笑著繼續憤慨。

    “婷婷你每次都這么善良,才會被許醉凝這樣的人給欺負”

    “夏夏你快別這么說了”

    兩個人一唱一和,聲音越講越大,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都聚在一起議論著。

    “出什么事兒了”

    “剛才說了半天你沒聽見嗎許醉凝偷了郭玉婷那條蒂芙的限量款項鏈”

    “偷東西這么多人,她就敢這么明目張膽的偷東西”

    “這是不是也太J了,在外面被人包,到處接客也就算了,手腳還這么不G凈。”

    “要不說是小門小戶的出來的呢,看到一個項鏈,就忍不住伸手去投,眼P子淺得丟人”

    眼看著周圍人說的話越來越難聽,宋修逸眉頭緊皺的,聽不下去了。

    他原本想要說些什么,沒想到一旁的nv孩兒卻先開口了。

    她冷漠的看過在場的眾人,嗤笑一聲道。

    “是誰把項鏈放在我這里的,現在就自己站出來。”

    項鏈平白無故的出現在自己的包里,那就是再明顯不過的栽贓陷害。

    “項鏈從你包里掉出來了,你還在否認”

    林初夏又站了出來,好像都看不慣許醉凝似的替郭玉婷質問著,

    “現在都已經人贓俱獲了,還想這樣輕飄飄的就擺脫關系嗎”

    許醉凝只是繼續淡淡的說。

    “我現在已經在提醒你們了,為了防小偷偷我的東西,我的包是用特殊的YY浸泡過的。”

    “除了我自己吃過解Y沒有關系,其他不管是誰,只要手伸進去碰了這個包,P膚就會慢慢的潰爛。”

    郭玉婷還在一旁抹著眼淚裝弱勢群T,沒想到會突然聽到許醉凝說的這種話。

    郭玉婷連抹眼淚都忘記了,呆呆的僵在了原

    地。

    “什么什么Y”

    許醉凝站起身活動一下。

    “對呀,這個包用YY泡了好J天,只要碰一下P膚就會慢慢的潰爛,然后還會蔓延到全身呢。”

    “到時候就會渾身都是水腫,膿皰,和潰爛,看著要多惡心,有多惡心。”

    其實不用許醉凝加那最后的一句,周圍的nv生已經是光憑想象就嚇得臉Se蒼白了。

    尤其是剛剛還在為郭玉婷沖鋒陷陣的林初夏,這時候已經神Se僵Y,渾身冒冷汗了。

    郭玉婷心道不好,看著人心惶惶的趨勢蔓延開,她還是Y著頭P開口了。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會有這么厲害的毒Y呢,你一定是在胡說”

    許醉凝一臉驚訝的看著她,

    “這有什么呢你不知道我原本就是會中醫的嗎,我當然可以自己配。”s3();

    見她說的有理有據的樣子,眾人也不免心里犯嘀咕。

    因為之前許醉凝也曾經幫李炯校里面的梁子涂也是因為許醉凝的醫術出眾而認她做的老大。

    這兩件事傳開,再加上現在許醉凝如此篤定的語氣,還是有不少人相信了的。

    于是林初夏一瞬間面無血Se,只有郭玉婷還是強撐著開口。

    “就算你會點中醫又怎么樣呢,你也不可能配得出來那么邪門的毒素,你別在這里胡說了”

    “真不知道這有什么可不信的。”

    許醉凝輕笑,然后無奈的聳聳肩,語氣里充滿了蠱H人心的力量。

    “那我就讓你親眼看看吧。”

    說罷,許醉凝從包里翻出來了一個小瓶子,然后朝著旁邊的綠植輕輕的抖了一下。

    只是輕輕一下,所以只有些微不可見的粉末掉落在上面。

    可是盆在里面的植物迅速的發H枯萎了下去,J乎就是在瞬間葉子就變得漆黑G枯了。

    于是所有人的臉Se都變了又變。

    “她竟然不是吹牛,居然真的自己配了這種毒”

    “這種粉末如果碰在人的身上,那恐怕是真的會P膚潰爛的這也太可怕了”

    “我光是看一眼就害怕了,真的是渾身起JP疙瘩,你別說了吧。”

    于是許醉凝卻在所有人驚恐的目光中是施施然的將瓶子收好。

    然后輕輕的抬眼。

    “信了”

    離許醉凝近的人都紛紛倒退了一步,現在他們還能說出什么質疑的話來呢

    郭玉婷還想垂死掙扎的多說些什么,沒想到一旁的林初夏比自己的動作快得多。

    林初夏撲在了許醉凝的身上,死死的抓著許醉凝的胳膊喊著。

    “項鏈是我放進你書包里的都是,都是郭玉婷B我的都是她B我那么做的,我自己本來是不想的”

    “求求你了,幫我把毒解開吧,我不想變得那么惡心。”

    林初夏撲出來的瞬間,郭玉婷的臉Se就已經非常難看了。

    更何況聽見林初夏毫不猶豫的出賣自己,她臉Se更是難看。

    “你在這里胡說八道些什么,我什么時候讓你那么做了”

    “這個時候你還想否認還不是因為你嫉妒許醉凝和宋修逸的關系好”“項鏈好端端的戴在你的脖子上,怎么會突然跑到許醉凝的包里”

    ( =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90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