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博看小說網 > 名門掠婚:顧少,你夠了 > 第2035章 歐陽楚番外26 有趣的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說網] http://www.mqiefi.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別再打了!”許醉怡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上氣不接下氣的。

    “求求你再別打了!”

    許醉凝絲毫不理睬她,抬手又是一個巴掌重重的落在她的臉上。

    “把我的照片放到網上,敗壞我的名聲,是你干的吧許醉怡,這巴掌,你不冤。”

    許醉凝的巴掌一個比一個用力,一個比一個響。

    許醉怡此時已經泣不成聲,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來。

    而四周圍觀的眾人,也被許醉凝這幾個巴掌嚇傻了眼。

    平日里的許醉凝就算是受了委屈也是忍氣吞聲的主。

    今天怎么敢扇許醉怡的巴掌,這打的一下又一下的,那么多個耳光!

    “這回許醉怡可丟臉丟大了,許醉凝也是,還真敢下得去手”

    “我的天,許醉凝這幾巴掌打的可完美演繹了什么叫在沉默中爆發”

    “我去,這女生打架也下這么重的手啊,得多大仇呢”

    四周看熱鬧的同學們一邊討論,一邊用手機拍下眼前這個幾乎陌生的許醉凝。

    而在這一片看熱鬧的人之中,只有一個人沉默不語,眼神深邃。

    宋修逸,本次榮登榜首的高三級倒數第一。

    他看著人群中張揚的少女忍不住覺得好笑。

    那冰冷清亮的眼神,肆意利落的動作,和他記憶里那個低眉順眼的女孩兒完全不是一個人。

    “這個許醉凝。”他不由喃喃自語著“還真是有趣啊。”

    同一時刻在馬路上。

    一臺限量款的勞斯萊斯行駛當中。

    “楚少,你需要的資料我們已經拿到了。”

    助理宋旭恭恭敬敬的開口道,后座上的男人五官精致,只是帶著一些疲憊的氣息。

    “全部的資料都已經調查清楚了,許醉凝的母親在生她的時候就因難產去世,現在的許母是許家當時的一個保姆,她與許父結婚一年之后就生下了許醉怡。”

    歐陽楚坐在后座上,眼睛并沒有睜開,但是睫毛微微的顫抖著,助理無奈,只好繼續說下去。

    “因為繼母和妹妹的原因,許醉凝從小在家里面地位不高,而且好像對學習也不是很上心的樣子。”

    “直到現在,留級了兩次,反而和自己的妹妹成了同學,而且因為學習成績不好,在學校也總是被欺負的那一個。”

    原本是在兢兢業業的匯報關于搜集的許醉凝的一切,但還是忍不住,有些擔心歐陽楚。

    他權衡再三,還是忍不住開口說到。

    “今天是月初,您真的不用去找莆云醫生幫忙穩定體內的毒素嗎?”

    每個月的月初,歐陽楚都會忍受一次毒發之痛。

    而現在,按照宋旭的推理,他此刻應該正在毒發,可偏偏歐陽楚是如此堅韌剛毅的一個人,完全讓人看不出來,他有什么不對勁。

    歐陽楚對他的問題不以為意,睫毛卻明顯的顫動了兩下,突然說道。

    “你是說她經常被欺負?”

    既然主子不愿意說,做助理的也沒有資格追問,所以他只好老老實實的回答。

    “就是校園霸凌,比如這次期中考試,許醉凝還跟她妹妹打賭,說如果考不過她的話,就要光著身子在學校走一圈。”

    原本宋旭只是如實匯報,沒想到歐陽楚對此好像反應很激烈一樣,只見他突然睜開了一雙好看的眼睛。

    可是眼神中的銳利卻讓宋旭不寒而栗。

    “她輸了要怎么樣?”

    “根據她們打賭的內容是要脫衣服在學校走一圈,而且,今天就公布成績了。”

    宋旭低頭恭敬的回答著。

    “現在就掉頭,我們去許醉凝的那所學院。”

    歐陽楚毫無猶豫的做出了決定。

    而在同一時間,在學院內。

    許醉凝撫摸著自己微微有些發紅的手,臉上滿是得意快活的神色。

    整整六個耳光下去,許醉怡的臉已經腫的慘不忍睹了,嘴唇也破了好多小口子,正慢慢的往外滲血。

    “下次別再讓我逮到你,如果你敢再在背后算計我,這個下場只是對你最輕的一種懲罰,聽見了沒有?”

    許醉怡只是默默的掉眼淚,嗚嗚的幾乎說不出話來。

    許醉凝滿意的點了點頭,那就當她是聽懂了,于是她滿意的拍拍手,準備轉身離開。

    一旁圍觀的同學也沒有想到,許醉凝下手能夠這么狠,這時候見她要走,也趕緊閃開了一條道路,這人誰敢惹呀?

    許醉凝越發滿意,哼著歌下樓,卻在門口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英俊身影。

    歐陽楚就站在門口,他看著許醉凝滿臉的糾結。

    他確實應該糾結,原本聽著宋旭的報告,他才知道了許醉凝打賭的事情。

    他很擔心她在學校里被人欺負,擔心她受到那種非人的侮辱,所以才特地掉頭趕過來學校。

    他想保護她,原本以為她一定可憐兮兮的被眾人圍住了,沒想到一進門就看到了她耀武揚威的抽自己妹妹耳光。

    那個囂張。

    那個得意。

    看來確實是他想錯了,也不知自己瞎擔心什么?許醉凝也沒料到會在這兒看到歐陽楚,于是也隨口問道。

    “你怎么來這兒了,有事嗎?”

    歐陽楚卻沒把心放在她的問題上,只是低頭看向她的手。

    “把手伸出來。”

    “干嘛?”

    聽到歐陽楚這樣沒頭沒腦的一句,許醉凝有些疑惑也沒反應過來。

    歐陽楚已經失去了耐心,直接拉過了她的手。

    許醉凝的手纖細柔軟,很難想象,這只小手剛剛把別人的臉抽的那么慘,甚至能見血。

    他翻過了許醉凝的手心,果不其然。

    原本白嫩的手心也已經微微紅腫起來,畢竟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歐陽楚的眉頭緊蹙。

    “宋旭,把藥拿來。”

    他聲音清冷的吩咐宋旭,而宋旭作為貼身助理,藥品這些東西自然是一應俱全,所以他想都沒想到,跑回了車里。

    很快就翻到了止痛的藥膏,恭恭敬敬的雙手遞給了歐陽楚。

    歐陽楚接過藥膏抹了一塊在許醉凝的手心,藥膏絲絲的涼意在指尖蔓延開來,涼意和很濃的藥味,喚醒了許醉凝的理智。

    他在給自己擦藥膏?許醉凝下意識的要將手抽回來。

    “不用了,我沒有那么嬌氣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90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