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博看小說網 > 名門掠婚:顧少,你夠了 > 顧忘番外769章 他回來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說網] http://www.mqiefi.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二天,顧忘便回到了國內。

    花店的中毒事件也迅速傳開,并且不斷有人上門找事,趙以諾一時應付不過來,正打算關門時,意外再次發生。

    “嘭!”

    她立即抬起頭,看著走進來的人,趕忙站起來,有些害怕。

    “你就是趙以諾?害人精!”

    “對啊,像你這種昧著良心做生意的商家,真是該天打雷劈!”

    “就是,看著還挺像一個好人,實際上做的都是害人的買賣!”

    進來的幾個人,開始了一番對趙以諾的數落。

    聽著這些話,趙以諾沒有回應,只是一直隱忍著,畢竟中毒事件還沒有得到解決,她也沒有辦法澄清事情的真相。

    “咚!啪!”

    前邊的幾個年輕人將盆栽狠狠地摔在地上。

    很快,地上一片狼藉。

    趙以諾看著面前的一切,表情逐漸有些陰冷,“你們到底想要做什么?”

    “就是要教訓你們這些無良商家,不為客人考慮還開什么店!砸了算了,省的禍害別人!”

    接著便是一陣又一陣的嘲笑與諷刺,趙以諾的心就像被一根又一根針狠狠的扎著一樣,很是疼痛。

    突然,門口傳來一股熟悉的男人的聲音,“你們想干什么?”

    是顧忘!趙以諾喜出望外,只覺得心里有了依靠。

    “還不趕緊滾?”顧忘看著面前鬧事的人,冷著臉斥道。

    “你是誰啊?別來多管閑事!”一個年輕人指著顧忘的鼻子,高傲的說著。

    嗯?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跟他叫板!

    顧忘走到趙以諾面前,緊緊攬著她的腰部,保護好她,開口的聲音里夾雜著些許威脅,“怎么?需要我叫幾個人過來請你們滾蛋?”

    “咱們還是走吧!他是顧忘,顧氏的總裁。”一個年齡稍微大一點的男人不停地對他們解釋著。

    其他人并不認識顧忘,但是當他們聽到“顧忘”兩個字的時候,驚恐的紛紛退下了。

    “你怎么回來了?”趙以諾依偎在顧忘的懷里輕輕問道,松了口氣,神情瞬間輕松下來。

    嗯,他來的正是時候。

    “怎么?不想讓我回來?難道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你被別人欺負么?”顧忘捧著心愛人的小臉親了親,溫柔的回答,隨即眉眼又沾上擔心,“怎么樣?都調查清楚了嗎?”

    “沒有,那個顧客一直在昏迷,還沒有清醒過來。”趙以諾搖了搖頭,無助的撇了撇嘴。

    “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

    “不,我親自來調查這件事情。”她堅定說著,眼睛里透露出一股狠勁。她就不信了,難道憑借她自己的力量,真的查不出真相?

    “好,以后有什么問題,隨時過來找我。”

    顧忘摟著她的力度又增加了幾分,兩個人在花店里一起膩歪了一會兒,而后便收拾了一下地上的垃圾離開了。

    離開后的趙以諾既沒有回家,也沒有去看林夫人,而是直接去了醫院,她一定要等那個顧客醒過來,還她一個公道!

    車子里,很是安靜。

    “夫人怎么樣了?”許久,顧忘別過臉來,憂慮的看著趙以諾。

    “夫人還好,只是讓我調查事情的真相……”

    該死的,到底是哪個王八蛋,竟然敢來陷害趙以諾!想著越發惱怒,“啪!”的一聲,顧忘一個拳頭直接砸在方向盤上。

    看著面前人如此憤怒的模樣,趙以諾嚇了一跳,隨機握上他的拳頭,眼睛里閃過一股寒光,“放心吧,我一定會查清楚的。”

    很快,車子停在醫院門口,兩個人直接走進醫院……

    “趙小姐來了。”一個護士主動熱情的打著招呼,趙以諾沒有說話,只是輕輕點了點頭,以示禮貌。

    不久后,兩個人便走進那個中毒顧客的病房,此時的顧客正閉著眼睛,臉色看起來很是憔悴。

    她還能醒過來么?現在的趙以諾突然有些迷茫了。

    “你來做什么?”突然,一個老婦人直接站了起來,一邊沒好氣的埋怨著,一邊走向他們。

    “阿姨,我來看看。”趙以諾立馬溫柔的回應著。

    “不需要你來看!你趕緊走!”說著,婦人直接將她推了出去。

    顧忘走向床邊,仔細觀察著病床人的表情,試圖要看出點什么,好像不是裝的。

    他緊皺眉頭,走向不遠處的婦人,試探性的問著:“她中毒多久了?”

    “與你何干?”婦人很是干脆的反問著,“反正她就是因為買了那些花兒,才會變成今天這副模樣。”

    頓時,空氣中彌漫著火藥的味道。

    故意的?顧忘打量著面前的人,有些不悅。

    而后,顧忘轉身去了醫生辦公室,意欲詢問病人昏迷不醒的原因。

    “沒錯兒,她確實中毒了,而且也是因為那些花兒中的毒。”醫生不緊不慢的說著,表情很是嚴肅。

    看來是真的了,顧忘走到窗前,半瞇著眼睛,似乎在思考著什么,和醫生簡單的交流了幾句以后,便離開了醫生辦公室。

    “以諾,那些花呢?你扔了嗎?”顧忘著急的問著病房門口的趙以諾。

    “沒有,還在花店。”趙以諾回答,眼睛里閃過一絲無奈。

    每次看到那些花兒,她就很是傷心,要知道,她從來都沒有害人之心,但如今在別人的眼里,自己卻成了十惡不赦的罪人。

    突然,顧忘直接拉著她要離開。

    “哎,顧忘,你干嘛,好歹我們也要和人家打個招呼。”趙以不明所以的被他拉著,顧忘沒有說話,堅定的向前走去。

    他這是怎么了?看著面前的人,趙以諾有些驚訝。

    很快,兩個人來到了花店。

    “這些就是我賣給她的花。”趙以諾指著面前的一堆花,對旁邊的顧忘認真的說著。

    就是它們!

    顧忘緩緩蹲下,仔細觀察著面前的花兒。“曾經有個專家專門來檢查過,他說這些花確實存在著一種毒藥,不過這種毒藥很罕見,而且毒性是有時效性的,只要過了時間,基本上就不會留有毒素了。”她嘆了口氣

    ,無助的解釋著。趙以諾怎么也想不明白,為什么出事的是她的花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90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