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博看小說網 > 名門掠婚:顧少,你夠了 > 番外77 小魚兒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說網] http://www.mqiefi.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番外77 小魚兒

    顧以寒也沒有追究,只是攥著林沫沫的手不停的撫著。

    林沫沫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突然說道:“你不是說有葉家的人想要害我們嗎?這次手術到底有沒有?”

    林沫沫的目光之中帶著詢問看向了顧以寒,她有些想知道到底是誰想害她和弟弟,如果他們動手的話,想來顧以寒肯定能查出來蛛絲馬跡。

    顧以寒撫摸著林沫沫的手突然頓了一下,呼了一口氣,隨即點了點頭。

    “那你查出來是誰了嗎?”林沫沫得到了顧以寒的肯定答案之后,神色略顯激動,她想著,如果查到了這人是誰,那么以后他弟弟就安全了,即使沒有證據抓獲他們,至少以后可以早做準備,提前防范,也不至于像現在一樣這么被動了。

    顧以寒眼神之中閃過一道凌厲的寒光,握著林沫沫的手緊了一下:“并沒有查到是誰動的手腳。”

    顧以寒頓了頓,接著說道:“他們派了死士偽裝成麻醉師潛入手術室,要不是我提前告訴了王叔,恐怕你此時已經兇多吉少了。”

    林沫沫柳眉微蹙,帶著不容置信的問道:“你是說他已經進了手術室?這怎么可能,你做的安排那么細密,他不可能有機會混進去的才對。”

    顧以寒剛開始也有同樣的疑問,隨后徹查一番才有了定論:“那名死士將原來的麻醉師打暈在廁所,隨后偽裝進入的。而且是在我們探查之后!”

    “在探查之后?也就是說他準確的知道這名麻醉師去廁所了。”林沫沫的腦子飛快的運轉,最終說道,“我懷疑有內奸。如果不是有內奸的話他怎么可能知道麻醉師什么時候去的廁所了,或者說這個麻醉師本來也是和他們一伙的。”

    顧以寒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說道:“這點我當然想到了,我派人去查了麻醉師倒沒什么問題,有個職業習慣就是每次手術前他都會去廁所,這個習慣也跟著他有好幾年了,至于說內奸,我看未必,其實對于一個有習慣的人來說,打聽這些東西并不是什么難事。”

    林沫沫聽了顧以寒說的,一下子便沒了頭緒,不由問問道:“那會是誰呢?”

    “你也不用太過擔心,這次事情已經被我探查了,想來他們以后也會收斂的。”

    顧以寒頓了頓,壓低了聲音,朝著林沫沫說道:“有關死士的事情,除非一些大家族能夠培養的出來。葉家也只是近幾年才混的風生水起,顯然并不在行列之中,那么死士只有一種來源地方,黑市,所以我派人潛入了黑市內部,想來調查清楚,也不過是時間問題,你只需要等上一等就好。”

    “黑市?為什么不可能是其他家族的死士?”林沫沫再次問道。

    “死士大家族之人怎么可能會平白無故的交給葉家呢?再說了他們隨便一查便能查到我也參與了這件事,作為你的男人,我還是有幾分薄面的。”顧以寒見林沫沫面色有些憂慮,帶著開玩笑的語氣說道。

    “切!”林沫沫不由得鄙夷顧以寒一番,隨后又側首看向臉上掛著輕微痛苦的葉文宇,心中為他的以后不由得擔心。

    既然他們第一次下手,那么接下來肯定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到時候萬一自己不在弟弟身邊,他該怎么辦?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我怎么跟死去的母親交代?

    又或許他這并不是第一次被人害了,那么他以前是怎么度過的呢?

    顧以寒看著林沫沫悲憫的眼神,心中有些心疼,一只手緊緊的與林沫沫五指相扣,另一只手則在林沫沫的臉頰上慢慢劃過,安慰道:“好了,別擔心了,他是你弟弟,也就是我的弟弟,他的以后我會照看的。”

    林沫沫不由得感嘆,顧以寒這兩天都這么關心自己,是不是愛上我了?再加上顧母送我的這個手鐲,他還一直讓我戴在手上,是不是不打算和我離婚了?

    林沫沫想著,不自覺的看向自己手上的玉鐲,也不知為何,那玉鐲顯得更為玲瓏剔透。

    “我建議你先想想怎么跟他說你是他姐姐吧,他醒了也不知道你是誰啊,所以你得言簡意賅的告訴他,讓他知道你是誰,并且還得讓他毋庸置疑的相信你是他姐姐。”顧以寒朝著林沫沫提醒道。

    林沫沫剛才自顧自的想著誰會害他的弟弟,一時間倒把這茬兒給忘了。

    毋庸置疑的相信我是他姐姐?我和他唯一的交集便是父親母親了,林沫沫深思熟慮半天,要想讓他相信我是他姐姐,那么得先讓她相信我和她的母親是同一個母親,但我也沒有辦法啊證明啊,我都沒見過那所謂的生母一次,更別說證明了,林沫沫略顯頭疼,用著求助的眼光看向顧以寒。

    這個傻女人怎么一到這個時候就這么笨啊!顧以寒有些無奈的說道:“骨髓移植不就是一個很好的說明嗎?還有就是你在走丟的時候身上有沒有戴著什么東西,那也可以證明。”

    對呀!我怎么沒想到!真是笨啊!林沫沫想用手敲一下自己的頭,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一看,自己的手還在顧以寒的手中攥著。

    林沫沫干咳一聲,隨即說道:“你這么一說我倒想起來了,在我很小的時候我身上一直佩戴著一塊玉,看起來價值不菲。有好幾次我們都快過不下去了,我讓我母親將它賣了,我母親都說不行,我問她為什么,她也說不出來,只是一個勁的跟我說再窮也不能打這塊玉的主意,估計它就是我走丟時一直佩戴的,所以母親才一直沒有變賣。”

    林沫沫越想越覺得自己分析的對,腦海之中不由得浮現出一個暗紅色的小魚兒,想必這應該是我的親生母親給我買的吧,葉凌天只顧著自己的事業,哪有空搭理自己,就算有空也去搞小/三去了。想到這里林沫沫不由得有些痛恨葉凌天了。

    同時心里也有些好奇自己的親生母親到底是什么樣子。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90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