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博看小說網 > 名門掠婚:顧少,你夠了 > 第320章 程若兒的腿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說網] http://www.mqiefi.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320章 程若兒的腿

    “若兒!”看到程若兒整個人順著樓梯滾了下去,然后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顧遲一時也驚呆了。

    他記得自己剛才甩開程若兒的時候明明是控制著力道的,她怎么會摔下去?難道自己剛剛用的力氣還是太大了嗎?不過現在顧遲也沒有心思再去想這些。

    急忙跑下去想要扶起程若兒,但是顧遲發現她已經失去意識昏過去了,而且額頭上還被磕出了血跡。

    心驚之下,顧遲扭頭對楊佐喊道:“快去叫救護車!”

    之前楊佐聽到程若兒對顧遲告白的時候心里滿是鄙夷。這個女人還真是會演戲,明明做了這么多惡毒的事情,到頭來卻說的好像自己是最大的受害人一樣。不過還好顧遲并沒有表現出接受她的意思。

    可是現在是怎么回事?程若兒怎么會突然摔下去呢?

    楊佐剛才也是一直注意著兩個人的,他是絕對不會相信顧遲剛才的力氣會讓程若兒摔下去的,難道程若兒是故意的?

    也許就是這樣,這樣的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說不定這就是對顧遲使的苦肉計。

    正在想著這些事情的楊佐被顧遲的喊聲給拉回了思緒。雖然他對這件事情有懷疑,但是他卻不能和顧遲說。畢竟在一定程度上,他也算是程若兒的幫兇,有些事情他實在是找不出理由和顧遲解釋。

    “是。”楊佐應了一聲,然后就趕快拿出手機聯系了醫院。還是先把程若兒送到醫院吧,不管她是不是故意的,現在受傷總是事實,畢竟是一條人命。而且如果她出事了,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去找自己的爸媽。

    不消片刻,救護車的聲音就在樓下響起了。顧遲急忙幫著醫院的救護人員把程若兒抬到了擔架上,然后跟著一起去了醫院。

    不管怎么說,這件事情有自己的責任,還是要先確保程若兒的生命安全。出國去找蘇可歆的事情就只能先等一下了。

    在手術室的門外等著,顧遲臉色緊繃。

    他現在一方面擔心程若兒的安慰,祈禱著她千萬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否則的話,恐怕自己難逃其咎。

    另一方面,更讓他焦急的是蘇可歆的事情。她現在在哪里,已經到美國了嗎?自己又該去什么地方找她呢?如果找到了之后,蘇可歆還是執意要和自己離婚怎么辦?他要怎么做才能挽留住她?

    顧遲恨不得現在去把蘇可歆找回來,然后一輩子把她留在自己的身邊,再不要讓她離開半步,現在這樣只能想念卻見不到她的心情簡直快要把他給逼瘋了。可是他不能,程若兒還在手術室里,他不能這么不負責任的一走了之。

    就在顧遲的耐心即將耗光的時候,手術室的燈終于滅了。看到醫生出來,顧遲立刻上前問著程若兒的情況怎樣了?

    可是醫生卻是一臉的沉重表情,“你是病人的什么人?”

    “我是她的朋友。”顧遲答道,心中隱約有不好的預感。

    “你還是盡快通知一下病人家屬吧,病人的雙腿在滾落過程中受到了重擊,手術救治無效,后半生恐怕都要在輪椅上度過了。”

    醫生說完之后搖了搖頭,一臉惋惜的表情,“哎,真是可惜了,年紀輕輕的就殘廢了。你們等病人醒來之后還是好好的安撫一下她的情緒吧,我怕她一時想不通。”

    叮囑完這些之后,醫生就轉身走開了,獨留站在原地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的顧遲。

    雙腿殘疾?程若兒怎么會傷的這么嚴重呢?自己當時明明就沒有使那么大的力氣啊。

    可是現在也不是推卸責任的時候,程若兒好像的確是因為自己甩胳膊的動作而摔下去的,他肯定是對這件事情有責任的。

    那現在到底應該怎么辦?他要怎么和程若兒說這件事情。她還那么年輕,能接受自己后半生都要在輪椅上度過的事實嗎?

    無力的坐在手術室外面的座椅上,顧遲抱著頭陷入了內心的愧疚之中。

    都是他的錯,他當時不應該粗暴的甩開程若兒,他應該好好和她說的,不然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現在到底應該怎么辦?

    楊佐一直陪著顧遲在手術室外等著,聽到醫生的話之后也很是心驚,如果之前是苦肉計的話,程若兒這付出的代價也太大了吧。

    看到顧遲現在一副懊悔愧疚的樣子,楊佐心里也不好受,同時心里也有些擔心。

    按照顧遲的性格,他肯定是會為這次的事情負責任的,說不定還會主動把照顧程若兒后半生的事情攬到自己的身上。也許程若兒這樣做的目的就是如此。

    但是如果這樣的話,那少夫人該怎么辦?想到這里,楊佐忍不住上前問顧遲道:“顧少,現在要不要去找少夫人?我馬上就去訂到美國的機票!”

    顧遲卻沉默著沒有說話。看到顧遲的反應,楊佐的心里猛的一咯噔,看來程若兒的目的達到了。

    果然,顧遲沉思片刻之后開了口,“先等一下吧,等我把若兒的事情處理好再說。”

    其實顧遲又何嘗不想馬上就去找蘇可歆,但是程若兒現在還躺在病床上,而且是因為自己,他怎么能就這樣一走了之呢?

    說完之后,顧遲起身向程若兒的病房走去,留下楊佐一個人在原地干著急,卻什么都不能對顧遲說。

    走進病房的時候,程若兒已經醒了,但是面色蒼白,一點血色都沒有,看起來很是虛弱和可憐。

    看到顧遲進來,程若兒的眼睛里更是泛出了淚珠。“顧遲,剛才……剛才護士和我說,我的腿……我的腿……”

    程若兒哽咽著沒有說下去。

    聽到程若兒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顧遲眼中的愧疚之意更盛。

    走到程若兒的床邊,顧遲半蹲了下來。“若兒,這件事情都是我的錯,是我不對,你放心,我一定會對你負責任的,對不起。”

    聽到顧遲的道歉,程若兒的心中閃過一絲得意和驚喜,但面上還是裝作傷心的說道:“沒事的顧遲,你千萬不要這么說,這件事情不能怪你,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是我不應該攔著你。”

    隨即程若兒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讓自己大聲哭出來,“可是顧遲,我是真的忘不了你,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我以為你會等我的……我……”

    程若兒哭著說不下去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90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