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博看小說網 > 名門掠婚:顧少,你夠了 > 第100章 顧以寒,謝謝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說網] http://www.mqiefi.tw/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0章 顧以寒,謝謝你

    蘇可歆只好硬著頭皮讓楊佐推自己進去。

    林筱如一看見她,就止住了眼淚,眼里的嫉恨幾乎都要噴出火來!

    顧以寒很快看向林筱如,“筱如,你先出去一下。”

    林筱如臉上時千萬個不愿意,可顧以寒表情很堅持,她只好咬著唇出去了,走之前還恨恨瞪了蘇可歆一眼。

    楊佐也識趣的出去了。

    病房里,頓時只剩下蘇可歆和顧以寒兩個人。

    蘇可歆看著顧以寒慘白的臉色,腿上打著石膏,臉上、胳膊上無數處的燒傷,衣服底下她看不見的地方,更不知道還有多少傷口。

    她不由微微紅了紅眼。

    但她還是極力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緒,低聲道:“顧以寒,這一次,真的謝謝你。”

    顧以寒看著蘇可歆,語氣倒是平淡,“你的確該謝謝我,你這樣瘋瘋癲癲的還回房間拿那條項鏈,如果不是我,估計你早就死在里面了。”

    其實救蘇可歆的時候,他就看清了,蘇可歆拼了命回去拿的東西,盡然就是一條水晶項鏈?

    蘇可歆的手微微抓緊了自己的病號服,低聲道:“其實,你沒必要做到這種地步。”

    “沒有必要?”顧以寒突然挑起了眉,“蘇可歆,這是必要不必要的問題么?你覺得,我真的會眼睜睜的看著你去死?”

    蘇可歆突然有些不知道該怎么面對顧以寒的目光,只好別開了頭,“其實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好了,我不值得你豁出性命去救。”

    聽見蘇可歆張口閉口都是“沒必要”,“不值得”之類的字眼,顧以寒雖不斷告誡自己,不要再對蘇可歆發脾氣了,但火氣還是忍不住騰地上來了。

    他起身,貼著紗布的手,一把捏住蘇可歆的下巴,逼著她抬頭看向病床上的自己,冷聲道:“蘇可歆,值不值得,有沒有必要,這都是我說了算的,不是你說了算!”

    蘇可歆看著眼前的顧以寒,只見他眸底的情愫,已然完全遮掩不住。

    她不由慌了。

    不。

    不可以的。

    現在的她,和顧以寒是絕對不可以的。

    念此,她心里凜然,趕緊掙脫顧以寒的手,厲聲道:“顧以寒,你注意你的態度,別忘了我現在是你的嬸嬸!”

    嬸嬸。

    這兩個字,宛若冷水,徹底讓顧以寒僵住了。

    蘇可歆借機掙脫開他的手,蹙眉看向顧以寒,“顧以寒,你也快和筱如結婚了,我希望今天這樣的失態,不會再次發生。”

    說完,她不再多看顧以寒一眼,滑著輪椅離開病房,只留下顧以寒一個人失魂落魄的坐在病床上。

    走出病房,蘇可歆才停下輪椅,靠在強上,大口的呼吸。

    顧以寒剛才那劇烈的反應,好像一根刺,死死的卡在她的心里,讓她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曾經,顧以寒那樣想方設法的折磨、侮辱自己時,她以為他只是恨自己的背叛,所以要報復自己。

    可今天看顧以寒眼里遮掩不住的情愫,還有他拼了命的救自己,她才知道,她錯了。

    他是還沒有放下她,完完全全,沒有放下她。

    因為沒有放下,所以之前才會想方設法的折磨她;因為放不下,所以知道真相之后,他似乎還在期待什么不該期待的東西。

    可事到如今,又有什么可以期待的呢?

    她已經成了他的嬸嬸,他也即將成為她的妹夫,他們兩個人,注定只能當最熟悉的陌生人罷了。

    心里的那根刺,好像在不斷攪動著,讓蘇可歆忍不住難受。

    曾經可刻骨銘心以為會走一輩子的人,卻是如今這般的局面。

    可是阿寒,你真的來的太遲了,不是遲了一日兩日,是遲了足足兩年……

    蘇可歆的輪椅剛出來,楊佐還沒來得及推她回去,林筱如就突然從角落閃出,攔住了她。

    林筱如明艷的臉上此時全是淚痕,死咬著嘴唇,“蘇可歆,我要跟你談一談。”

    蘇可歆太了解林筱如的個性了,她此時要是不和她談,她估計會一直糾纏著自己不放,她只好壓下心里的難過,對一旁的楊佐道:“你先回去吧。”

    楊佐不信任的看了一眼林筱如,低聲道:“少夫人,我就在走廊口,有事您就叫我。”

    蘇可歆點點頭。

    楊佐一走,林筱如最后一絲偽裝都沒了,直接朝著蘇可歆撕心裂肺的低吼:“蘇可歆!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你到底要糾纏阿寒道什么時候!”

    蘇可歆有些啼笑皆非的看著林筱如,“林筱如,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纏著顧以寒了?”

    “你當然纏著阿寒!不然他怎么會為了救你,受這樣重的傷!”一想到顧以寒身上那么多傷口,都是為了救蘇可歆所受的,她就恨得牙癢癢,“你這個賤女人,從小到大,除了會搶我的東西,你還會干什么!”

    蘇可歆本來是懶得搭理林筱如的,但聽到這話,她眼神不由冷了下來,“林筱如,你摸著良心,從小到大,到底是誰喜歡搶誰的東西?”

    蘇可歆的小學和初中,都是在私立學校,和林筱如一起讀的。

    那時,她不知因為林筱如受過多少委屈。

    她暗戀一個學長,林筱如就去告白,交往三天后甩了人家;她想拿三好學生,林筱如讓姜玲去送禮,三好學生就成了她;她參加社團,林筱如就直接讓老師把那個社團給解散了。

    她從小就不明白,她和林筱如,林筱如從來都是光彩奪目的那一個,為什么她還要這樣針對自己?

    后來她受不了了,就趁著中考,考到了普通的高中,才擺脫林筱如的折磨。

    林筱如恨恨看著蘇可歆,“就是你想搶我的東西!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從小就嫉妒我,只要是我的東西,你都要搶!只不過,以前你一直不成功,這一次阿寒的事,也不知道你用了多不要臉的法子!竟然成功了!”

    蘇可歆簡直就被林筱如這個被迫害妄想癥給驚呆了。

    “隨你怎么想吧。”她懶得理會林筱如,“但我清楚告訴你,我已經結婚了,對你的男人不感興趣,你愛怎么樣怎么樣。”

    說著,她直接推著輪椅離開。

    林筱如恨恨看著蘇可歆離開,嘴唇都要咬破了。

    但她其實知道,蘇可歆說的沒錯,一切問題,似乎都不在蘇可歆這,而是在阿寒那兒。

    這次阿寒受傷,婚禮肯定也要推遲了,她真怕,這一推遲,就會干脆變成取消。

    到底怎么樣,才能夠將阿寒留下來呢?

    她眼神閃爍,將自己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肚皮上。

    難道說,只有那個方法了么……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90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