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博看小說網 > (系統)當幸運值為max時 > 318、第三百一十八章 馮香衣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說網] http://www.mqiefi.tw/最快更新!無廣告!

    趙重雪一步步打入了煉丹師內部, 楊小小這邊就很不好過了。

    世界之中,王位奪權開始,而宋梁這位曾放下“狠話”本該歸隱山間的“梁公子”, 偏生被帶了出來, 大宋朝的王儲們心思各異,七成人士表面上都準備去會會這位曾經幫助上一任帝王奠定江山的謀士。

    楊小小和宋邊兒兩人被南大娘和貳七囑咐著最近就當不認識宋梁這個人哥。在外人眼中,宋府和“梁公子”親近, 卻不知和宋府的宋梁就是同一人。

    宋邊兒立馬就開心了, 嘿兄長最近沒時間管她了。楊小小也很高興,她可以脫離宋梁的眼皮子底下了。

    宋邊兒開開心心約自己最新認識的朋友楊小小, 想著約她和自己以前的朋友們見一見。楊小小聽見后遲疑了,她還有自己的小打算,雖然答應過宋梁,而對方也告訴她現在她很難當場去世, 她還是不死心想試一試,如果跟宋邊兒出去玩的話,好像就不能了。

    楊小小還是把宋邊兒當朋友的,她也下意識明白不能再宋邊兒面前死掉。

    瞧著對方期待的眼睛,心腸柔軟的少女只是權衡了片刻,最后還是選擇了朋友。她在心里小聲的說,等陪宋邊兒玩完這一天, 她再琢磨自殺的事。

    她這心思也就是在自己心里過一過,當天就給破了。因為宋邊兒完全沒有想著當天和楊小要給她見見自己的其他朋友就當天帶著她去了,為顯露自己的鄭重, 她還好好地挑選了三天后的日子,通知了其他人后,七言八語靠著各家跑來跑去的侍衛和下人終于是把日子訂好了。

    隱藏在屋檐陰影中的叁七同情地看了眼面無表情用大輕功給宋小姐跑腿約日子的伍七,按道理來說宋邊兒有那么多人可以用,偏偏就用著伍七輕功最好的一句話支使他在這個嚴峻時期飛來飛去,如果不是宋府早就打過招呼,最近風聲鶴唳的淮昌巡軍早就全城捉拿這些飛來飛去把他們不放在眼里的大膽侍衛。

    淮昌是挨著京城的地域,快馬加鞭能一日跑個來回。哪怕有些認識的在京城,靠著一群大少爺小姐的財大氣粗,愣是定好了三日后的全部流程。

    叁七唏噓著,幸虧自己是被公子派來盯著楊姑娘的,雖然他不清楚為什么當個暗衛還被要求帶上掩蓋身形的奇門遁甲,不過從中能夠看出公子是真的很重視這位楊姑娘了。

    宋邊兒鬧得動靜不大不小,她三日后原本舒舒坦坦和楊小小倚在軟轎上等著和其他人在湖邊匯合,半途中就被“撞車”了。

    在一個三角彎路口,從另一條道上來的一頂寶藍紗帳檀色打底的軟轎和她們坐的月白暖色軟轎擦了一下,抬轎子的人小心避開才沒真的撞在一起,平穩的轎子因為躲避的動作稍稍一顛,宋邊兒透過簾口的薄紗看見那頂熟悉的轎子,臉色瞬間陰了,恨恨地咬了下牙根。

    宋邊兒差點就想罵出來,真的是出門沒看黃歷,碰著屎了!往日這種事情發生了都是她先開口,不過想到自己身邊的楊小小,她不想敗了興致,難得憋著氣,讓轎夫快些離開。

    她沒出聲,對面轎子里的嬌小姐倒是詫異了一秒,這三角路口對面那條路除了被規劃的行人路線只能過一頂轎子,在宋邊兒這邊的轎夫往后退了一步換著方向準備接著走時,寶藍色轎子搶先一步險險擠了過去。

    宋邊兒眼皮子一跳,就瞧著經過自個兒身邊時,對面的簾子挑開半縷,露出一個勾著的得意洋洋的唇角和半垂不垂的嘲諷眼神,露著半張臉的馮香衣嬌滴滴地告了聲罪:“謝謝邊兒姐姐給妹妹讓的路了。”

    宋邊兒:“”

    等一下,等她找找自己十米長的大刀哪里了,現在就把這人的臉給割下來!!

    她忍了又忍,才沒破口大罵,只是故作不屑一笑:“這天下路天下人走,哪有誰給誰讓的道理,不過既然妹妹趕著去投胎,那姐姐也不能攔著不是?”

    楊小小聽著一聲聲柔中帶幽幽中帶冷的姐姐妹妹,默默地撫平自己胳膊上豎起的寒毛和雞皮疙瘩。

    馮香衣被宋邊兒的話氣的臉色一青,可是轎子相交而過也就那么短暫的不到十秒時間,她現在再回擊,宋邊兒聽不到又有什么用。

    王公貴族總有自己的各種小圈子,有些小圈子也是互相看不過眼的。比如宋邊兒和她討厭的馮家二小姐馮香衣。

    宋府本府在淮昌,但是充門面的光宗耀祖的“將軍府”還是在京城的,馮家本家就是京城,本是個不大不小的官,大女兒被召選入宮后搖升成了妃子,馮家的地位才被提了提,也被溜須拍馬的喚一聲國公府。

    宋邊兒和馮香衣的結梁子在小時候,當時兩個人都在京城,雖小都看得出是美人胚子。京城美人胚子多了去了,每人會在意。偏生宋邊兒和馮香衣年歲相等,一個的小名叫邊邊,一個叫香香。

    淘氣的孩子叫著叫著宋邊兒就成了“臭臭”,還嘻嘻哈哈把她的“小名”和馮香衣的放一塊兒,愣是一踩一捧,把當時的宋邊兒快要氣哭了,越來越討厭其他人叫她小名。

    這件事本來也就是小孩子開開玩笑,那時馮家根本沒法和宋家相提并論,大人們也沒放在心上。哪里知道京城不小也不大,宋邊兒和其他人玩兒時,就瞧著遠遠的馮香衣一派的一群人,好巧不巧,他們正拿著這兩名兒說事。

    這個說宋邊兒的小名真難聽,真配她,還是馮香衣的香香好聽。

    那個說從名字看就知道人長什么樣。

    馮香衣矜持著小臉沒說話,眼里也是高興的。

    因為視角關系,宋邊兒一伙看見了馮香衣一伙,馮香衣他們卻沒瞧著宋邊兒等人。于是什么圈子什么人,馮香衣周圍環繞的都是以她為首早就被父母叮囑了的小官子弟,年齡不大的人哪怕被叮囑教導過,說道興頭也忘了分寸。

    宋邊兒本就忍者氣,怒火攀升,等到聽見一人直接開始貶宋府來,腦袋轟地一炸,就沖了過去。當時宋邊兒還不能算她那個圈子里領頭的,但是其他權貴子弟也很是厭惡這種平日見到他們恭維親熱背地里卻踩人的。

    在宋邊兒的領頭下,對著馮香衣一行人錯愕驚慌的眼神,宋邊兒冷笑一聲,揮著拳頭就上去了。

    一群豆丁打架打的聲勢浩大,最初端著架子的權貴子弟最后都發瘋似得你抓我打。事情鬧大了,各家來領各家人。

    地位低的孩子見著自己父母長輩給地位高的賠罪拳頭捏的死緊,地位高的孩子更是看不上這些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小人”。尤其是被馮家家主壓著頭給宋邊兒道歉的馮香衣。

    不管表面上大人是如何如何以小孩子事情糊弄過去,在小孩子的視角中,宋邊兒和馮香衣都是壓著眼底的惡意和厭惡對視一秒后,默契撇開。

    就此,宋邊兒和馮香衣的梁子正式結下。

    后面馮香衣姐姐馮香琳在后宮被立了妃,馮家也水漲船高,成了“馮國公府”,宋邊兒又跟著宋梁回了淮昌,馮香衣便認為宋邊兒是怕了她,此后更是在京城“長袖善舞”,暗地里不知和宋邊兒隔空針鋒相對多少次。

    楊小小聽完宋邊兒給她解釋,拿了顆葡萄放在嘴巴里,偏頭回憶著:“那個轎子看著也像是去玩的。”

    宋邊兒緩過氣來,哈哈一樂:“不可能,淮昌地方那么大,我哪能和她碰一塊!”那怕不是要氣的心肝疼。

    半個時辰后,宋邊兒看著不遠處的馮香衣一行,面無表情只想給自己一巴掌。

    作者有話要說:  宋邊兒:你可以叫我慫邊兒,但是不可以叫我小名。

    作者:所以你小名是bi

    宋邊兒提刀:你說啥:)

    ——

    今天我值班,突然聽見一只大老鼠在天花板上跑了一圈媽耶,像只貓一樣沉穩有力的步伐迅捷如雷的速度——哐哐哐地跑——天花板都擔心掉下來了,毫無夸大。——總之,弱小又可憐的作者坐在電腦前,現在就很慌,慌得一批,連打字都打不進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90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