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博看小說網 > 女總裁的貼身特種兵 > 第2640章 跟我走吧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說網] http://www.mqiefi.tw/最快更新!無廣告!

    金六五神色沒有什么變化,但心中嗤之以鼻。

    陣圖是你的命?

    要是陣圖被毀了,你真的能抹脖子自殺?

    這種鬼話,誰信啊。

    可是……他卻發現林斌是滿眼的贊賞之色。

    林斌的確對馬大云很是欣賞,笑著說道:“顯然陣圖未毀,是上天還不想要你的命,相信我,你將來能成就大事,你的命很值錢。”

    “大事不大事的不要緊,我只想研究陣法。”

    馬大云搖頭,將獸皮都收進須彌戒中,才抬頭看向林斌,疑惑的說道:“這位先生看著面生,不是陣閣中人吧。”

    天工院內明面上分為五大閣,分別是丹閣、器閣、符閣、陣閣和雜閣,暗中還有一兩個閣樓,至于在天工院中的何處,是做什么用的,尋常人不得而知,哪怕是林斌也只是聽裴山陽提起過,具體的就不清楚了。

    陣閣,就是研究陣法之地。

    馬大云話一出口,金六五和管事就懵逼了。

    原來馬大云根本就不認識林大人啊。

    臥槽,這小子到底上輩子修了什么福分,才會得到林大人的青睞。

    “大云,休得無禮。”

    金六五一個箭步就竄到馬大云身邊,呵斥道:“這位乃是御前都尉林大人,剛才就是林大人將你從陣房中救出來,還不快對林大人行禮。”

    “御前都尉林大人?”

    馬大云愣了愣,旋即神情一震,不敢置信的叫道:“您就是打造出熱循環系統的那位林都尉?”

    “正是本大人。”

    林斌呵呵一笑,拿出那張黃草紙,抖開后問道:“這是你提的問題?”

    “正是下官提的問題。”

    馬大云掃了眼黃草紙上的內容,連忙點頭,激動的說道:“林都尉,您是要當面為下官解惑嗎?

    太好了,您快說,不用怕我……不是,不用怕下官記不住或是聽不懂,下官先都記下來,可以有時間時再琢磨不懂的地方。”

    他拿出個小本子,舔了舔毛筆的筆尖后激動的看著林斌。

    一旁的金六五和管事,有種活活打死馬大云的沖動。

    這可是御前都尉林大人啊,你竟然催促林大人快點說,這事往大里說是以下犯上啊,往小里說也是大不敬。

    就算林大人對你另眼青睞,你也不能這般無禮啊。

    林大人是什么脾氣?

    現在只要能進入皇宮的人,誰不知道林大人奸詐狡猾,卑鄙又無恥,敢對他不敬,就算他當面不發火,事后也得慢慢的陰死你。

    果然,林大人沒有絲毫發火的跡象,這是代表著要事后算賬。

    金六五和管事對馬大云是又愛又恨。

    得林大人青睞,前途必定一片光明,可現在馬大云親手毀了自己的前途。

    可憐之人,真是有可恨之處。

    林斌看著馬大云,笑呵呵的問道:“想聽我給你解釋?”

    “嗯嗯嗯。”

    馬大云連連點頭。

    林斌臉上笑容更濃,卻是換個話題問道:“你成為陣修多久了?”

    馬大云沒等到林斌解惑,卻是等來新的問題,激動的情緒瞬間熄滅,翻手收了小本子和毛筆,有氣無力的說道:“下官三歲識字,五歲開始鉆研陣法,算是六歲成為陣修,如今以三十六歲,鉆研陣法足足三十年,只不過下官愚鈍,至今還是下品陣修,自身也只有先天二階的境界。”

    金六五和管事都是不由得搖了搖頭。

    馬大云十五歲的時候,被陣閣的前閣主破格招入,還說馬大云是陣修天才,將來必定是陣閣閣主的接班人。

    可是二十年過去了,馬大云依然是下品陣修,自身境界也沒有提升分毫,要不是前閣主已經隕落,新閣主不敢讓其人生留下污點,不然早就將馬大云這個廢物趕出天工院了。

    從人人巴結的天才,到人人厭惡的廢物,其實不過是五年的時間。

    二十歲的馬大云就已經是個廢物了,只不過馬大云天天鉆研陣法,很少出現在人多的地方,也不惹是生非,倒也沒有誰會主動欺負他。

    大家都很忙的好不。

    最近十年進入陣閣的陣修,甚至都不知道有馬大云這一號人物,更不要說其他閣的人了。

    要不是金六五的休息室就在馬大云的隔壁,和馬大云算是鄰居,恐怕也不會知道馬大云到底是個什么人。

    “鉆研陣法三十年,很好。”

    林斌笑呵呵的點了點頭,摸出根煙點上后,噴著煙霧問道:“難道你從來沒有離開天工院,外出求學的念頭?”

    “留在天工院有足有研究陣法的資源。”

    馬大云不解的看了眼林斌,而后才說道:“有過外出求學的念頭,但是怕耽誤鉆研陣法。

    離開天工院就會失去資源,可不離開又沒有人愿意解答我在陣法上的疑惑。”

    “跟我走吧。”

    林斌臉上浮現一抹有些詭異的笑容,“天工院的職位能給你保留,跟我走后我給你提供資源,陣法上的疑惑我給你解答,哪天你覺得跟著我學不到東西了,可以再回天工院,怎么樣?”

    “真的嗎?”

    馬大云又驚又喜,雙眼閃爍著光芒,不過隨后就又暗淡下去,苦笑道:“林大人,您就不要戲耍下官了。

    雖然您貴為御前都尉,可天工院不再您的管轄范圍內,閣主早就說過,只要我離開天工院,就再也回不來了。”

    管事的有些看不透,心想林大人難道是受閣主之托,前來將馬大云趕走?

    金六五則是羨慕嫉妒恨。

    之前他親眼見到院主裴山陽對林斌的態度,那絕對是親密到極致的關系。

    只要林斌一句話,借走馬大云不會有絲毫阻攔。

    跟隨擁有龍紋金牌的林斌,馬大云前途無可限量了。

    他羨慕又嫉妒。

    自己怎么就沒有這么好的命呢。

    之所以恨,是因為馬大云腦子進屎了,竟然說這些廢話,直接道謝不就行了?

    大好的前途就在眼前,竟然要又一次的推出去。

    叔叔不能忍,嬸嬸不能忍,姥姥也忍不了。

    他咬了咬牙,一個箭步竄到馬大云的身邊,對林斌躬身道:“林大人,馬大云一心鉆研陣法,不通人情世故,多有得罪之處還望您見諒。

    您能看的起他,是他的福分,他自然是愿意跟隨您而去,哪怕不要天工院的職位也無二話。”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90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