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博看小說網 > 我的冰山總裁老婆 > 第1508章 鞏固,加持(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說網] http://www.mqiefi.tw/最快更新!無廣告!

    鋸牙大刀上的銘文,是很普通的銘文種類,筆劃簡單,難度不高,比起炎落九天陣旗上的銘文還要差不少,更別提跟金梵銘文相比。

    馬三說,當初他這鋸牙大刀刻上銘文之后,威力加強百分之十;以葉雄現在的銘文水平,至少能加強百分之三十以上,加上鞏固銘文,成功之后,這必將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銘文武器。

    葉雄手指之上,一道金光閃過,落到鋸牙大刀上,開始消除上面的銘文印記。

    花了差不多半個小時,才將以前的銘文印記消除。

    接下來,葉雄開始刻下‘鞏固銘文’。

    鞏固銘文,是葉雄最早學會的,在馬昆還沒開始教他的時候,他已經領悟不少,在得到馬昆的傳承這后,他更是突飛猛進,居然還達不到精通的地步,至少比先前那些銘文,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

    葉雄全神貫注,注意力高度集中,手臂閃爍著一層淡淡的金光。

    所有的金光,聚集在食指之上,化成最為凝聚的元氣,然后一筆筆落到鋸牙大刀上。

    刀尖,刀身,刀架,一串串金色符號,從指尖流出,落到刀上,深深地嵌進去。

    每一個符號落下,都抽掉葉雄身上一部份真元,還沒劃到一半,葉雄就大汗淋漓,就像經過一場激烈的大戰一樣。

    就在這時候,額頭一片涼快,小蝶用濕毛巾幫他擦掉額頭上的汗。

    “不用了小蝶,剛擦干,一會又出來的。”葉雄說道。

    “我反正沒事干,出了再擦干就是。”小蝶回道。

    葉雄看了下時間,又過去一個多小時,鞏固銘文還沒完成一半。

    當下,他又繼續刻剩下的銘文。

    小蝶在旁邊看著,親眼看著一串串的符號,從他的手指之端滑落刀上,就像飛舞的蝴蝶一樣,說不出的神圣,也就不出的漂亮。雖然她不知道這銘文的威力如何,但是單單是這符號,就讓人有種神圣不凡的感覺。

    足足過了三個小時,葉雄終于將鞏固銘文全部刻好。

    他將鋸牙大刀拿起來,在手中揮了揮,然后施展元氣進去。

    刀身上的銘文,就像活過來似的,在刀體之中,飛快地流傳。

    輕輕用手指彈一下,手指還沒彈落刀體之上,那些銘文就飛快地聚集到被擊的地方。

    他繼續彈,彈的速度越來越快,那些銘文的反應也越來越快,化成一道道流光。

    “主人,感覺好厲害的樣子。”小蝶忍不住說道。

    “厲不厲害,只有用過才知道。”葉雄回道。

    “主人,先喝口水吧!”小蝶遞過一杯水。

    葉雄一飲而盡,看了下時間,只剩下兩個小時,于是開始刻上加持紋文。

    加持銘文,能讓使用者的攻擊加強。

    葉雄對加持銘文,并不是很熟悉,但是加持百分之五十,還是綽綽有余的。

    把加持銘文刻好之后,已經到五點了。

    突然,外面傳來馬三的聲音。

    “店老板,俺的大刀弄好沒有?”

    葉雄收起元氣,小蝶連忙遞過毛巾,讓他把汗擦干,這才走出去。

    “已經弄好了,給你。”

    葉雄將鋸牙大刀遞過去。

    馬三將大刀拿過來,看了一下上面的金光符號,嘖嘖道:“賣相不錯嘛,比起胡扒皮那些鬼符號大氣多了,就是不知道中不中用。”

    “胡扒皮是誰?”小蝶好奇怪地問。

    “還能有誰,胡大師唄,那個混蛋的銘文收費太貴,跟扒皮一樣,所以這里的人都叫他胡扒皮。”

    馬三一邊說,一邊揮舞著手中的鋸牙大刀。

    突然,他隨意朝旁邊一間民房劈去。

    金光閃過,刀身之上,涌出一道巨大的刀芒,徑直劈在那房子的禁制上。

    嗡!

    一道流光閃過,房子的禁制直接就被這一刀劈開。

    刀芒去勢不減,將那房子劈成兩半。

    馬三雙眼瞪大,看著手中的大刀,嘴巴張得老大,半晌才吐出兩個字:臥草。

    他傻傻地看著葉雄,傻傻地問:“這真是我的刀?”

    葉雄點了點頭。

    “我的天啊,葉大哥,葉老板,葉大師,你太牛了。”馬三激動得聲音都變了,急道:“時間不早,我先把王麻子那混蛋揍一頓,回頭再跟你聊。”

    馬三說完,激動之下,一溜煙跑了。

    小蝶看了眼葉雄,欲言又止。

    女人的心思,葉雄最熟悉了,當下笑道:“反正咱們沒事,一會去看看。”

    “太好了,我上去跟雪莉姐她們說說去。”

    她飛快地跑上樓。

    片刻,雪莉跟蒙家姐弟就下來了,聽說葉雄接了第一單生意,而且那客人還要去參加生死擂,個個都十分好奇,想看看葉雄的銘文到底有什么水平。

    將店關上,五人朝生死擂而去。

    生死擂,顧名思義,就是決定生死的擂臺。

    有仇的兩個人,約定在這里進行大戰,生死由命。

    生死擂也是一種賭注,每次的生死戰,都能引來不少的人下注。

    在死亡之城,最不缺乏的,就是好事的人。

    去到生死擂的時候,那里已經圍了無數的人,地上,樓上,半空,密密麻麻。

    一個塊幾千平方的空地上,兩人迎面相對,一邊是馬三,另一邊,是名身穿灰色長袍,留著長胡子的委瑣老道。他臉上坑坑洼洼,還有很多黑斑,跟他的名字王麻子很相似。

    “馬三,我還以為你嚇得不敢迎戰,沒想到你還敢來,果然是條漢子。”王麻子陰悚悚地笑道。

    “你家馬三爺是什么人,豈會做臨陣逃脫的事情。”馬三指著他的鼻子,破口大罵:“王麻子,你居然乘老子外出的時候,溜進我家,把我養在家的妞給強上了,今天我不把你剁了,枉為馬三爺。”

    “就憑你,想殺我?”王麻子哈哈大笑起來,聲音之中滿滿是嘲笑。“平日你都不是我的對手,現在你那破刀上的銘文又沒效了,你拿什么贏我?”

    “你怎么知道我的鋸牙大刀銘文沒有效?”馬三目光在人群之中掃一眼,一眼就看到銘文大師胡不為,當下怒道:“胡扒皮,你好不要臉,居然聯合王麻子來整老子,說什么沒空幫我弄鋸牙大刀,放你娘的狗屁。”

    “胡大師當然沒空,他可是花了整整三天時間,幫我的狼牙刀刻上銘文的。”

    王麻子拿出一把白晃晃,像象牙一般的武器,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凡之物。

    “馬三,你只要跪下來求我,我就饒你一條狗命。”王麻子指著他喝道。

    (本章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90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