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博看小說網 > 三國之董卓之婿 > 第兩百一十九章:州府論制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說網] http://www.mqiefi.tw/最快更新!無廣告!

    半個多月后,在益州成都府內,只見府衙的一間會議廳內,田豫,張松,黃權,法正,吳懿五人臉色凝重的坐在一起。

    “雷銅是沖動了,但那宋剛也太過目無王法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強搶民女,他眼中還有沒有律法,還有沒有州府”黃權嚴肅道。

    三天前,對奪下益州立下大功的皇城司益州衛指揮使宋剛,竟然被原蜀中將領,如今的成都刑安局局長雷銅所殺,原因便是宋剛在醉酒之后,公然強搶民女,恰逢雷銅路過,雷銅勇猛,但性格確很沖動,除了至高無上的沈輔之外,他心中只服死去的張任,以及四軍團主帥,已領兵回轉的的張繡,就連統管一州的刑安廳提察吳懿的話,都不太聽。

    說來宋剛原本也是沉穩的人,但自從奪下漢中之后,性格似乎變了,尤其是拿下益州,張繡回轉,高順分兵駐守各益州重要關卡,率軍駐扎綿竹之外,組建益州五軍團后,其完全以功臣自居,無所顧忌,做出了很多違法亂紀的事情,而且覺得資歷高,瞧不起如今的州府大員,不過縱然如此,一般來說,事情也不會發生到這一步,實乃那宋剛喝醉了,又一而在,再而三的挑釁雷銅。

    如今雷銅已經被吳懿下令,暫時拘押了,但事情不是這么簡單的。

    宋剛那可是皇城司一州的指揮使,雖不入州府大門,但皇城司可是獨立司法之外的存在,尤其是皇城司都知郭嘉,乃中樞重臣,沈輔第一親謀,你這樣不打聲招呼,就把他的一州指揮使給殺了,他豈能不怒。

    吳懿聽后,看著主位的田豫道:“治中,雷銅這一次是不知分寸,但他性格勇猛,稟性善良,自從益州正式開始落實朝廷的二院三司六部制度后,雷銅擔任成都刑安局局長,短時間內,便將一些曾經的地痞流氓清掃的干干凈凈,更偵破了兩次殺人案,曾經的衙役似乎重獲新生,得到了百姓的不少贊譽,也更讓所有人明白,相爺心懷百姓,百姓有了真正可以依靠的府門,若因為這件事情,而對雷銅下以重罰,那估計百姓們會很不滿,也影響了朝廷制度的落實”

    田豫聽后,突然笑了笑,看著在場幾人道:“大家不要著急,豫沒說過要嚴懲雷局,雷局可是有戰功的,就算州府也只能拘押起來,具體要怎么處罰,是需要交給法司來判決的”

    “治中,問題就在這里,雷銅的俸祿不過六百石,如果交給法司,那便是我益州處理,雷銅可就落到了董和的手里,董和自從成為益州最高法司司長后,認為此乃真正的天下大公,把律法,以及相爺的語錄當做唯一判罰的憑證,叢不理會州府任何話語,雷銅的事情若是交給他來判決,那不用多說了,不會死,但絕對會上書大理司,罷免官職,甚至牢獄之苦啊”吳懿立刻道。

    坐在左邊的第一位張松聽后,嚴肅道:“提察,董司長也是秉公執法,不可因為這樣事情而埋怨,松覺得治中說的不錯”

    “巡按”吳懿有些著急。

    “依照某看,這件事情就交給巡按府和董司長來辦”這時,法正開口道。

    張松一聽后,點了點頭,田豫也笑了笑。

    “這。。”吳懿一驚。

    法正面色一凝后,道:“之所以如此,第一:宋剛乃有功之臣,縱然有錯,雷銅也沒有資格,私自殺之,其的確犯了律法;第二:郭都知乃驚世之才,位高權重,他若真要報復,除了主公之外,沒幾個人可以擋住;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州府是不需要向皇城司解釋的,皇城司也沒有資格命令州府怎么做,州府唯一要做的,便闡明事情的真相,把事情發生的經過原原本本的交給法司,上呈大理司,所有的一切按律按法按制”

    田豫聽后,笑道:“看來孝直很了解都知啊”

    法正一聽,看著幾人好奇的表情,嘴角微揚道:“說句實話,都知是正非常敬佩的存在,其智謀絕頂,乃輔國之臣,宋剛的事情,都知若不清楚,那除了怪事了,若我猜的不錯,都知估計對處理方式的重視,遠遠大于處理的結果”

    “為何”吳懿好奇道。

    “因為都知不是皇城司的都知,而是主公的親謀,都知比任何人都看重主公的大業,也看重體制落實,這一次事情,如果我們想各種辦法,企圖繞開法司,為雷銅脫罪,那正可以肯定說,皆時州府將面臨的不是都知,而是中書院,樞密院,大理司卿,督察司四方審問,甚至主公都會親自出手”法正嚴肅道。

    田豫笑了笑,道:“孝直,成大才也,豫也曾同都知聊過幾次,在其心中,最重要的不是一個皇城司,而是主公的大業,除此之外,都是虛的”

    。。。。

    又過了幾天,在長安,郭嘉的府邸內,只見數名皇城司官員面帶氣憤的離去后,旁邊曾隨郭嘉一起來關中的書童,意外道:“公子,您似乎對此事不是很氣憤”

    郭嘉微微一笑,道:“就你機靈”

    “為何,公子?”

    郭嘉聽后,站了起來,嚴肅道:“皇城司因為某和賈大夫的原因,權利越來越大,已經成為了很多人看不順眼的存在,只不過天下未定,不好直接對主公說,那宋剛的所作所為,某比任何人都清楚,縱然那雷銅不出手,他也活不過今年了”

    “此次的事情,雖然有損我皇城司的面子,但更能對皇城司內外產生一種威懾,讓他們明白,雖有主公信任,也不能為所欲為,一切有礙主公大業的,都將會被清除掉”

    “可是,可是您還是說了,要去見蔣中書”

    郭嘉笑了笑,道:“那是因為嘉想看看二院三司六部制度,在益州到底落實的怎么樣,他們到底會怎么處理雷銅”

    “啊”書童不解道。

    郭嘉搖了搖頭,沒有多言。

    “都知”這時,一名官員從外面匆匆而入,嚴肅道:“剛剛得到消息,袁術派兵鎮壓各地的流言,已經抓了上百人”

    郭嘉聽后,目光冰冷道:“這袁術,正是想當皇帝,想瘋了,立刻執行第二項計劃,在徐州鬧其風浪,那劉備不是說自己乃皇室宗親嗎?看他怎么反應”

    “諾”

    “另外,不要放棄擾亂中原,我們任務只有一個,遲緩袁術這個瘋子正式上位的時間”郭嘉道。

    “諾”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90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