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博看小說網 > 劍破拂曉 > 0394 人間何為痛 生離勝死別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博看小說網] http://www.mqiefi.tw/最快更新!無廣告!

    華長老在劍氣中穿行舉步維艱,每邁出一步,臨近激戰中心處,所要承受的劍氣愈發濃郁。

    這還是三位劍神集中精力攻殺敵人,外圍只不過是溢散出來的絲絲縷縷。

    不然,若是三位上五境劍神的契機全面爆發,別說是方圓百丈,就是千丈萬丈也會盡數毀滅。

    華長老體內黑暗物質逐漸占據上風,使得艱難的老嫗更加不堪。

    身體破敗不堪,契機紊亂動蕩。整個人幾乎奄奄一息,唯有一口吊著的氣勁強撐下去。

    華長老草藥入道,精通生命能。為了幫年輕人完成心愿,不惜以生命能做代價,才留著一口氣繼續前行。

    問道感應到老嫗的臨近,這般執著的黑暗傀儡出乎他的預料。

    但是老嫗的實力不足以讓問道重視,只是回以冷笑:“不自量力。”

    問道劍起,無需手中有劍。心之所動刻畫萬物為劍。茫茫冬季,困魔窟積雪覆蓋。

    唯一的本命飛劍正與夫妻劍神碰撞,所幸以雪化劍,潔白通透。

    這次只有一柄劍,劍身長十丈有余。劍體寬大厚重,橫空后投下大片陰影。

    “問道前輩手下留情,老身此來并非與您為敵。”見勢不妙的華長老,焦急大喊出聲。

    修行界以實力為尊,華長老技不如人。加之她原本年歲就不大,稱問道一聲前輩理所應當。

    問道停止擊殺動作,到不是因為因為一句前輩所打動。

    而是能開口說話的黑暗傀儡,太過稀奇。他雖第一次來困魔窟,但是以前沒少聽老秀才說起黑暗傀儡的事宜。

    至少他的師父老秀才,鎮守困魔窟以來,從來沒見過能開口說話的黑暗傀儡。

    可見黑暗物質的霸道,被黑化后的黑暗傀儡,自身的意志幾乎點滴不剩。

    華長老是個意外的存在,問道好奇心起。他的劍道堪稱完美,心念所動,快如閃電的雪化飛劍驟然停止。

    問道好奇的問:“你來做什么?”

    華長老指向眼眸漆黑的夫婦,說道:“我能讓他們二人恢復片刻的清明。”

    問道越發來了興趣,身為老秀才的弟子,自然也知道貝風和夕瑤的存在,

    從老秀才對貝若夕的態度便可知,青陽宗不認為貝風和夕瑤是叛徒。

    問道自然和老秀才站到一起,現在又見貝風和夕瑤被黑化,他更加確信老秀才的話。

    困魔窟的秘密一直困擾兩座大陸的所有生靈,老秀才想了解真相,問道也想了解。

    既然老嫗不足以威脅自己,問道反而擔心傷到華長老。收斂所有針對的劍氣,平淡道:“說來聽聽。”

    “時間不多,請前輩相信,我可令他們夫婦二人暫時恢復清明?”華長老直接說出,他所剩時間真的不多。

    問道似乎頗為不滿:“只是暫時恢復嗎?”

    華長老言簡意賅:“的確。”

    問道也不強求,很有禮貌的做了個請的手勢,示意老嫗可出手。

    自身也沒閑著,既然相信華長老,就要護她安全。

    問道的劍氣奔騰而出護住老嫗周身,此時他的后方卻有一抹流螢急掠而來。

    同是上五境劍神,貝風和夕瑤單人之力不見得是問道的對手。可是二人合力,雖做了黑暗傀儡,配合仍然十分默契。

    夕瑤攔住的問道了本命飛劍,貝風便趁機襲殺。

    問道感知到后方的危險,他的劍道沒有防御一說。

    契機流轉,雪化巨劍掉轉身形。比之身后的流螢更快,先一步射穿貝風腹部。

    也幸虧問道更快一步,貝風契機有所紊亂,本命飛劍出現些許偏移。

    問道免于頭顱被刺穿的厄運,肩膀仍是沒能逃脫。

    相互交錯間,問道正前方又是一柄飛劍襲來。

    原來刺透問道的飛劍,穿透其身體后迎向了問道的本命飛劍。

    得出空閑的夕瑤,飛劍再次殺來。絲毫不給問道反擊的機會,可見夫妻二人間配合的默契。

    問道也不是省油的燈,雪化大劍幾乎將貝風腰斬。刺穿其腹部,調轉劍身繼續殺向夕瑤。

    這次改直刺為橫掃,是想將夫妻二人一塊攔腰斬斷。

    貝風的動作突然順暢幾分,不在像是黑暗傀儡一般僵硬。

    出手更是與黑暗傀儡大不相同,他放棄本命飛劍的抵抗。回劍保護身邊的妻子,所換來的是自身前后承受飛劍襲殺。

    前方,是沒有障礙急掠而來的,問道的本命飛劍,后方是腰斬自己的雪化巨劍。

    兩方飛劍速度之快,不給貝風絲毫躲避的機會。

    胸膛再次被洞穿,腹部被橫切,只有一成皮肉相連。

    當然問道也好不到哪去,一條手臂被飛劍洞穿,耷拉下來無法提起。

    這還是華婆婆在旁幫助,牽動了夕瑤的契機使得飛劍偏移。

    一團翠綠的幽芒炸開,漣漪居然沖刷掉方圓百丈的黑暗物質。

    生命能量匯聚而成的洪流,如三道奔騰龍卷涌入三人體內。

    能量哪來的?華長老燃燒自身所來。炸響出自何處?華長老體內氣府接連崩碎。

    充滿生機的綠色風暴始一出現,也是華長老自身瓦解時。

    曾經青春時,將時間貢獻給了困魔窟。正當花容月貌歲,為了彩鸞國瘟疫舍去姿容。

    彩鸞學院不以戰力見長的長老,出自困魔窟。二度回來,也留在了困魔窟。

    最后所剩無多的生命能量,送給了有需要的人。

    華長老孑然一身來,孑然一身去。哪怕想為她立一處衣冠冢,都找不到老嫗留下的遺物。

    三道生命能量的注入,受傷的問道和貝風瞬間出現好轉。

    要知道這可是純粹燃燒自身的生命能量,比之生死人肉白骨的大藥更加來的生猛。

    上五境神修自身就有愈合能力,加之生命能量的補充。問道和貝風的傷口,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

    同是因生命能量的注入,貝風和夕瑤眼眸中的黑色,漸漸的退去。

    特別是貝風,剛剛舍身救妻子時,便是處于半清醒半傀儡狀態。生命能的注入,他先一步恢復意識。

    幾乎是同一時間,兩位上五境的劍神,問道和貝風雙雙抱拳作揖。

    方向是華長老身體炸碎處。

    異口同聲沉重道:“前輩走好。”

    這時候一位白衣女子飛奔而來,她臉上掛著淚水。一雙大長腿緊著?意粒?緩蘗教跬炔還揮謾

    恢復清明的夕瑤,和飛奔的女子心態一般無二。

    一位風韻猶存的婦人,和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緊緊相擁。

    一句娘親和一句女兒,只聞哽咽聲,再無其它言。千言萬語在這一刻不重要,甚至揀選不出哪句適合現在的情緒。

    臉上掛著胡茬的漢子,拍了拍母女二人、豁達道:“好了,現在不是哭哭啼啼的時候。”

    隨即略顯邋遢的男子面向問道鄭重抱拳:“剛剛出手并非本意,請勿見怪。”

    隨即他面色沉重下來:“老婆,我們的時間不多。”

    夕瑤知曉事態輕重,推開懷中的女兒安慰道:“長大了,不哭了。以后誰欺負你,給老娘往死里揍。”

    夕瑤斜眼瞥見女兒的胸膛,?爾一笑無奈搖頭:“何苦呢,女孩兒就要有女孩兒的樣子。活的快快樂樂比什么都強,不用介意別人的眼光。”

    貝若寫俏臉羞紅,撒嬌道:“娘親~”

    夕瑤拉起女兒,走到粗糙漢子旁。輕聲道:“你們父女有話說沒?”

    一家三口六目相對盡是無言,還是貝風先打破沉默。

    朗聲道:“問道快些去幫助老秀才等前輩,困魔窟大量高手很快便會出來。有這些雷霆生靈牽制,對兩座大陸極為不利。”

    “您現在沒有雷霆生靈牽制,可出手助前輩們速戰速決。”

    貝若夕反問:“父親,娘親,你們又要走了嗎?”

    夕瑤撫摸著女兒的秀發,柔聲道:“我和你父親只是短暫的恢復,趁著現在明白事理,進入困魔窟拖延一會。”

    “給問道和老秀才前輩他們爭取時間,先解決掉這些該死的雷霆生靈。”

    “能不離開嗎?”貝若夕問出了一個注定要讓自己失望的問題。

    但是她不甘心,仍是滿心希翼的想要得到異想天開的答案。

    白衣女子剛滿十八,她不敢看到父母搖頭。所幸扭過頭去,豎起耳朵想聽又不敢聽。

    貝若夕忽覺得手心滑動,娘親的手緩緩抽出。她下意識握緊手掌,又不甘心的松開。

    心底默念:“父親,娘親。”

    貝風搖頭制止想要開口說話的妻子,拉著妻子的手走向無盡黑暗的山洞。

    男子終是心腸硬朗,即使流下不該輕易流淌的男人淚,仍是不再回頭多看一眼。

    女子心底柔軟,三步一回頭。若非旁邊的丈夫拉扯,定然控制不住飛奔回去。

    “二位前輩請留步,后面有人想對若夕不利。”突然傳來鳳真翎的聲音。

    尋著聲音望去,鳳真翎在前面逃,貝清在后面追。

    貝風和夕瑤雙雙看向女兒,貝若夕點頭承認,貝清的確對自己不利。

    卻說貝清,見鳳真翎好似無力繼續逃跑。大笑出聲。

    “你們殺我會被責罰,我殺你們可免于責罰。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準備受死吧。”

    “沒了你的多事,刑真和貝若夕一個也別逃。敢殺我兒,就要拿命來還。”

    急掠中見到刑真和貝若夕更是興奮,大笑:“你們兩個小兔崽子也在,今日正好下去陪你們的父母。得罪我……”

    然后他的話戛然而止,見到了問道、貝風和夕瑤,三位劍神相安無事站在一起。

    特別是見貝風和夕瑤眼神清明,不像是黑暗傀儡的樣子。

    貝清心底開始打顫,表情轉換的那叫一個快:“這不是堂弟嗎?恭喜你們大難……”

    后面的話被打斷,貝風冷冷問:“是你慫恿的貝家,將我和夕瑤在族譜除名嗎?”

    “沒沒沒,別聽小孩子瞎說,你們的名字一直在族譜上好好呆著。”貝清打死也不敢承認,所幸來個死豬不怕開水燙。

    “恬噪。”貝風只回了兩個字。

    三柄飛劍同時洞穿貝清的身體,而后怦然炸開尸骨無存。

    問道,貝風,夕瑤三位劍神同時出手,倒霉催的貝清,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女兒,我們走了。”貝風胡亂抹了把臉龐,故作鎮定說道。

    “父親,娘親走好。”

    “叔叔,阿姨走好。”負劍男子和白衣女子同時出言。

    刑真拉著貝若夕小手,二人目送兩位劍神再次踏入困魔窟。

    貝風小聲嘀咕:“那小子長的不咋地,白瞎我女兒了。”

    夕瑤斜撇一眼風情萬種:“女兒喜歡就好。”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90电子游戏